所在位置:遂昌新聞資訊 > 藝術 >

人工智能時代:藝術如何持穩科技這把雙刃劍

作者:遂昌新聞來源:發布時間:2019-11-18 16:00

戰勝人類棋手的AlphaGo已經被下一代程序反超了。去年佳士得拍賣的一幅名為《埃德蒙 貝拉米畫像》是由AI程序繪制而成的肖像作品,以43.25萬美元成交,也迎來了關于版權和嘩眾取寵的批判。2019年,首個國風AI樂隊 墨甲 在清華誕生,微軟小冰在中央美院美術館舉辦 個人畫展 。世界各地都紛紛掀起了AI藝術的熱潮,盡管質量與立意良莠不齊。


重現化學 2017-2019年 朱文婷、梁琰 《重現化學》
通過攝影,從客觀的角度發現并展現化學之美:沉淀樸素的色彩與千姿百態,纖細的銀針散發著靡麗的光輝,烏黑的鉛葉勾勒出原生的棱角

人工智能 成為熱門詞匯滲入各個領域,在藝術領域中,人工智能創作繪畫作品成為新的藝術現象,這對藝術創作來說更便捷、更高效,但也引發了一系列的話題。人工智能藝術創作已然超出了傳統的畫種范疇,人工智能時代,藝術與科學如何實現真正的融合?在藝術創作表面化、圖像化,缺少深度和思想內涵的詬病語境里,人工智能替代藝術家創作是否還是一個偽命題?曾被視為一種 噱頭 ,在不長的時間里便進入博物館、美術館以及拍賣行,人工智能藝術為人們展現的是怎樣的前景?

藝術與科學辯證關系的再思考

上述問題引發了人們對如何辯證看待藝術與科技關系的再思考。在一般的觀念中,主觀性和客觀性,藝術與科學分處兩端。而反過來,美術的客觀性與科學的主觀性往往被忽視了。事實上,美術創作有一種追求嚴格客觀性的動力,比如,達 芬奇的偉大就在于創造了精確性的寫實性繪畫語言,他用科學的態度觀察物象的視覺反映,以嚴格的幾何透視法則在二維平面上精確地表現三維空間的深度感,印象派的偉大在于他們精確反映自然界真實的色彩關系,這一切都是為了最大限度地真實反映客觀對象。而科學理論通常是建立在一些人為設定的限定條件之上,比如晶體學、量子力學,使我們認識到,絕對的客觀是很難達到的。


多重宇宙 pan 二〇一九年 浮思 工作室(意大利)
《多重宇宙 pan》是一個視聽裝置,它通過創建一系列實時生成的數字繪畫,來嘗試描繪無限平行宇宙的永生和永逝。

繪畫藝術看起來是畫家極端主觀性的創造,實際上卻具有極強的內在客觀性要求,科學追求純粹的客觀性,卻不但極難達到完全客觀,甚至本質上不能把主客觀完全分開。 在西北工業大學教授、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獲得者黃衛東看來,科學之美與藝術之美的一個共性特征,就是在復雜的自然對象中去尋求簡單性與和諧性,并用最簡潔的方法去構建或者反映復雜的對象。

剛剛在北京開展的 物演 科學觀與藝術觀 主題展上,藝術家費俊與代數幾何數學家許晨陽合作的《情緒幾何》互動裝置,從代數幾何的抽象性和純粹性中獲得啟發,并嘗試把數學對現實世界提純化的解釋與藝術對現實世界復雜化的解讀結合在一起,完成一次同時處于現實之上和現實之中的藝術實驗。藝術家楊千與生物學家盧煜明合作的裝置作品《基因重構序列1號》,把象征生命的基因22對染色體和象征文明基因的22個希伯來語的字母,采用對應、綜合、重構等藝術形式以探討生命、文明以及歷史密碼的意義并給我們當今社會提供種種思考 五位未來科學大獎獲獎科學家與五位當代藝術家,一對一分組進行聯袂創作,策展人顧振清表示,藝術家和科學家打破成規的合力,創造性地探討萬物演化、萬物求存的內在規定性,以及物演規則對于宇宙時空和人類文明的意義,這是 物演 展覽想要完成的主題。希望通過不同思想意識、不同認知途徑、不同思維模式的彼此勾連、磨合和整合,建構人的宇宙自然觀與人文世界觀相互關聯的一種新語境、新視界。


存檔夢境 2018年 勒菲克 安納多爾(土耳其)
在《存檔夢境》中,藝術家勒菲克 安納多爾利用機器學習算法,對館內170萬文檔進行搜素和歸類,并將檔案中的多維數據交互轉換為一個沉浸式媒體裝置。

區塊鏈技術助力人工智能發展

AI一次次刷新了人們對 創造力 的理解和認知。人類與科技的主從關系似乎正變得岌岌可危。到底誰才是創造力的主導?日前,上海量子畫廊便從這一問題著手,舉辦了開幕首展 是誰在創作 。由德國藝術家米迦勒 塞巴斯蒂安 哈斯和中國藝術家鄭達組成的雙個展,旨在探討藝術家與其所創作的具有生成能力的作品之間親密而辯證的關系。展場中,算法、程序的控制力滿溢而出,而藝術家的存在感被極大地稀釋,好像算法、機器隨時能夠在機械性與偶然性之間創造出一段美術史的自我結構。

盡管藝術家的作品并沒有完全脫離對 人 這一主體的聯系,更多強調的是人與機器、媒介與環境的綜合協作。無論是參考數據、現場環境等偶然元素,還是借助聲音或鼠標的互動來完成了人機交互,都在電子元件冰冷、精確的計算中融入了某種溫度和詩意。但是,藝術家的退后,讓畫廊的白盒子空間變得不再受藝術家的主觀控制。藝術家所賦予作品的最初屬性,是否能在漫長的生成過程中維持初心,一切似乎變得混沌難料。

對于數字藝術、人工智??????能藝術而言,創作權的交割,藝術家的退讓,對藝術作品的收藏有何影響,還未能在藝術市場及藏家群體中達成廣泛共識。對此,古根海姆全球當代藝術機構創始人菲利普 赫勒 古根海姆指出,缺乏透明度是最大的挑戰,而區塊鏈技術或許可以改變這種局面。區塊鏈技術為藝術品和收藏品創造了基于鏈的數字證書,同時區塊鏈也將改變收藏家擁有藝術品的方式。藝術家們的版稅和所有權得到了保障,區塊鏈可以讓更多的藝術品被許多人共同擁有。據統計,目前在藝術品市場中,與區塊鏈及數字藝術相關的藝術作品只占到5%,但隨著區塊鏈技術的擴展,藝術品銷售的速度加快,整體銷量加大,使這個行業更加民主化。藝術家、收藏家和所有的參與者都能從中受益。

無論如何,人工智能藝術在現階段仍在我們可控的范圍內。更多的觀點認為,人工智能的創作永遠無法取代人類的創作,因為它們僅僅是形式而已,無法給人們帶來豐富、深沉的內在感受。有學者做過這樣的假設:從策展人的角度來說,如果策劃一場畢加索的展覽,那么,我們可以將人工智能的作品按照畢加索的創作風格進行分期嗎?從收藏家的角度來說,收藏藝術很多時候都與藝術背后的故事密切相關。但是,人工智能的藝術背后卻沒有故事,收藏家可以說,他特別喜歡一個人工智能的作品,就像他特別喜歡莫奈的作品那樣嗎?從拍賣行的角度來說,拍賣人工智能的作品能像拍賣齊白石的作品那樣嗎?換言之,人工智能可以慢慢建立自己的藝術名聲嗎?

城市記憶 2019年 王之綱、孫瑜
城市記憶 2019年 王之綱、孫瑜
《城市記憶》以沉浸式全景聲化作為打開記憶大門的鑰能。該作品通過三維掃描技術構建的創意化數字視覺記錄屬于北京的城市發展剪影,引發觀眾對未來人與科技關系的思考。

藝術本體價值的堅守是底線

這并不是一種簡單的取代關系。 北京大學教授、國際藝術史學會輪值主席朱青生認為,如果繼續停留在 人工智能會否取代藝術家 的認知結構里,對于深度剖析人工智能并無助益。未來的藝術是在科學高度發展之后,新技術、新媒體跟藝術的結合,這不能簡單看成一種個人的繪畫或者個人情趣的表現,更多的是用在怎樣來發展人與人、人與世界的關系,構建解決問題的一種新的可能性,這才是未來的藝術。

被稱為 數字藝術的奧斯卡 的奧地利林茲電子藝術節今年迎來了40歲生日。作為世界上最重要的媒體藝術節之一,今年的林茲電子藝術節對于科技趨勢的態度是怎樣的?回應似乎有些消極: 跳出盒子 電子革命的中年危機 ,比起其他藝術節,林茲電子藝術節更像是一個開放式詞匯,涵蓋了那些科技創新所遇到的困境: 我們為何依賴于黑盒的產品設計,日益喪失創造力 為何創新變得越來越艱難,跳出盒子思考可否 科技這把雙刃劍所帶來的苦痛如何去消解 。邱志杰認為,林茨電子藝術節之所以能堅持40年,不僅因為其代表全球科技藝術探索的前沿,也始終保持著一種思考的嚴肅性。 關注這40年來林茨電子藝術節主題的變化,可以發現,它有時探討市場,有時探討控制論,有時探討知識經濟,有時探討生命倫理,它總是非常嚴肅地在思考科技進步對今天人類的塑造意義。 邱志杰說,只有放在這樣的大背景下,觀眾才能更好地欣賞科技藝術展,才能不僅僅停留在感性層面看待一件作品或個體,而是在當時歷史語境中扮演著某種責任和思考資源輸出者的角色。

在為人類服務的共識之下,由清華大學與中國國家博物館共同主辦的第五屆藝術與科學國際作品展,圍繞 AS-Helix:人工智能時代的藝術與科學融合 這一命題,呈現了來自世界各國、融合藝術與科學的前沿實踐成果,嘗試從人類認知、生產方式變革、未來教育、藝術范式、設計創新、可持續發展等相關領域展開多元對話和思考;探討藝術與科學如何在人工智能時代深度融合、創新協同,實現 共商、共建、共享 的永續發展。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魯曉波在主旨演講中表示,新媒體、人工智能等科技力量加快了傳統藝術形式的消融和解體。處在時代岔路口上的藝術面臨著或終結或重生的命運。建立多元化的藝術范式,培育傳承與創新并存的文化生態,對于藝術的未來發展至關重要。

這種新的可能性就在于轉化 理念、認知方式、媒介和審美體驗的轉化。然而,不管藝術形式如何變化,藝術本體價值的堅守是一條底線。在探索新方向的過程中,人文價值尤為重要,歸根結底,一切藝術發展都應以科學精神和人文情懷為出發點和落腳點。人是一切發展的基礎和原動力。如何通過人工智能,打開繪畫藝術的新領域,才是我們今后需要探索的重要命題。 魯曉波說。

編輯:江兵

上一篇:藝術如何在當下“刷存在”

下一篇:沒有了

友情鏈接:
大乐透尾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