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遂昌新聞資訊 > 新聞 > 本地 >

大數據能揪貪腐 也能做有溫度的監督

作者:遂昌新聞來源:發布時間:2019-09-02 16:01

  方金云(中)與團隊人員在分析研究大數據張哲攝

  

  

  “大數據為沈陽正風肅紀監督插上了科技的翅膀,監督范圍更深更廣更精準,可以發現很多人工監督發現不了的點對點問題。”從2018年2月起,沈陽市紀委監委機關大院里來了一個科學家團隊“跨界”辦公,與市紀委監委工作團隊共同喚醒“沉睡”在全市4100個單位里涉及民政、醫保、科技、人防、招投標等十幾個領域的25.1億條數據,打造了“沈陽正風肅紀大數據監督平臺”,擁有日查問題資金8萬余筆的驚人“戰斗力”。

  “科技是第一生產力,監督也是生產力。”日前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團隊帶頭人、中科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研究員方金云這樣說,“監督的力量能夠讓每個人心往一處想,力往一處使,讓社會發展擺正方向。”

  紀委監委來了科學家

  把監督抽象成數學模型

  在市紀委監委機關三樓,方金云有一間單獨的辦公室,屋里陳設簡單:一張桌,一臺電腦,一塊白板。方金云平日說起話來慢條斯理,眼神中透著股鉆勁兒,無論在思考還是交談時,他都會習慣性地隨手拿起筆記錄下靈感。文字、方框、箭頭,辦公室里懸掛的那塊白板上畫著他一次次修改后搭起的框架圖。辦公桌前的方金云幾乎沒有閑下來的時候,每一種數據怎么運用,如何調整計算方式,都需要他把關,很是辛苦,可他卻樂此不疲。

  “做大數據監督平臺,對我來說是一次‘跨界’。”方金云說。

  2001年博士后出站后,方金云一直從事海量空間數據的并行分析等方面研究工作,并在城市應急管理、警用地理信息、數字城市等領域進行過應用研究。“大數據是近幾年來隨著互聯網、移動互聯技術的發展,特別是電子商務、微信、微博等應用的發展而產生的一種數據分析技術。過去我們與湖南、江西等地的紀委合作研發了‘互聯網+監督’平臺,實際上就是我們現在說的公示系統。這其實只是大數據監督的一小部分。”方金云介紹。

  “現在我們憑借科研經驗累積,并結合沈陽紀檢監察業務實踐進行了應用創新。”方金云告訴記者,2017年,沈陽市紀委常委張中人帶隊到湖南考察時與他結識,并說起了建設正風肅紀大數據監督平臺的想法,雙方一拍即合。“合適的時間遇到合適的人,就碰撞出了合作的火花,我們隨即就著手落實共同搭建平臺的事兒。”方金云說,“沈陽市紀委監委負責提供場地、案例,中科院計算所提供技術支持。”

  把社會問題抽象成數學模型去求解,這是方金云擅長的,但在紀檢業務領域,跨界學習是必須的。“大數據監督依賴‘三家’,政治家、業務專家和科學家,‘三家’合作才能最終落地形成系統,分析出問題,離開哪一方,這事兒都成不了。”方金云說,“以低保發放為例,違規領取的問題可以通過反向查找看出問題,把它抽象成數學模型,就是用低保名單數據與死亡登記、車輛信息等數據求交集,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科學家要理解低保網賺q841284政策,業務專家也要理解大數據知識,盡量在探討問題的過程中找到共同語言。”為此,方金云的辦公桌上經常擺放著參考書籍。

  25.1億條數據錄入平臺精準掃描可疑問題

  從2018年年中開始,市紀委監委便與方金云團隊商討數據收集標準。但與之前的貴州、江西等地重點監督扶貧資金不同,沈陽則希望實驗室全面監管政府資金在建筑工程、市政工程和民生領域的使用。“從錢出發,是最容易發現公職人員工作瑕疵的地方。”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說道。

  方金云團隊幾經推敲,將所需納入的各類數據總結為“5+N”,即內部5項,外部N項。內部5項以財務數據為核心,將各單位投資的項目、購買的物資、投資和采購的決策者和決策過程納入其中,外部N項則是除了政府內部以外各機關對外履職的數據,例如民政局的社保一卡通數據、醫保局的支付數據、車管所的車輛所有人名單等。“有了內部5項數據,政府內部權力和資源的流轉就清楚了,比如要建一個新項目,誰決定建、怎么建、錢怎么花,通過數據都能一目了然。”方金云介紹,“而外部N項能夠體現公權力的行使過程,涉及資源、金錢的流動,自然要在監督范圍內。”

  當然,收集納入數據的過程很費時費力。“為了數據,紀檢工作人員一次次到各個政府部門備份,有的單位能夠直接通過加密的網絡傳輸,有的是送來光盤,還有的單位提供的是手寫數據。”方金云說,“我們技術團隊將零散的政務數據錄入,匯集成了原生數據池,經過篩選加工后,形成了大數據倉庫。”

  截至目前,25.1億條數據已納入大數據監督平臺,大到千萬元資金的工程項目,小到領取低保補貼的個人,都曬在了陽光之下。打開大數據監督平臺的分析展示頁面,十幾個標簽中涵蓋了社保、醫保、民政、招投標等多項政府工作中可能出現疏漏的項目。每點開一個標簽,十幾個子問題就呈現出來。 “大數據平臺精準發現的每一個疑似問題,都令我們技術人員覺得‘不虛此行’,因為每一類問題線索都說明在相關管理制度上存在漏洞,有效地掃描出政策漏洞,進而堵住這些漏洞是大數據監督的目的,也是沈陽市紀委監委與我們合作搭建平臺的初心。”

  走進留置地“取經”做有溫度的監督

  有了足夠的數據,怎么才能搭建出行之有效的監督模型呢?為此,方金云沒少“取經”,除了盡可能多地學習相關政策外,他還在市紀委監委的安排下,走進留置地旁聽紀檢監察干部與留置人員的談話,把“圈子里的秘密”反向推導,形成監督模型。

  最讓方金云印象深刻的是工程項目招投標,原本對此一竅不通的他,從友人的只言片語中就能感受到“這行水太深”,想要實現精準監督困難重重。“做項目的都有一個‘圈子’,也有微信群,貓膩都是從群聊中產生的,但聊天記錄數據我們是拿不到的,只能從其他渠道想辦法。”方金云告訴記者,在市紀委監委的安排下,他被允許旁聽留置人員訪談,向他們“學習”如何鉆漏洞。“某縣區留置官員在談話過程中,就詳細地交代了招投標過程中的貓膩,比如招標代理如何串通競標公司‘圍標’‘串標’,評標專家如何分數造假等。”方金云說,“回來后我就利用這些‘內幕’,反向思維建立模型形成算法,可以精準監督堵住漏洞。”

  方金云團隊遇到的棘手難題遠不止于此,歸根結底最大的難題就是沒有參照系,從數據采集、匯聚到分析,團隊都是在探索中前進的。“建設大數據監督平臺是一項高度依賴政策的工作,數據分析的標準是黨紀國法,數據分析的基準是專項領域的各類政策,數據的監督對象是黨員和六類監察對象,這容不得一絲馬虎。”方金云表示,“哪些數據該公開公示,公示到什么程度,紀檢干部和我們一直在探索這個標準,并根據國家的政策實時調整,既讓老百姓有知情權,對監督有信心,也保證只采集干干凈凈的政務數據,不觸碰個人隱私的紅線。”

  對大數據心存敬畏,做有溫度的監督,一直以來,方金云始終堅持這樣的工作規則。“旁聽談話這么多次,我發現了一個共同點,犯了錯的人都對收第一筆錢時的情況記憶猶新,何時何地,數額多少,甚至記得那一瞬間的心理斗爭有多艱難。”方金云對此很惋惜,他說,“手一旦伸出去了,想縮回來就難了。反映在大數據中,有了第一個異常數據就一定會有其他異常數據,這符合統計學規律,也符合人性的弱點。黨培養一個干部多么不易,如果能通過監督,在第一次發現異常時就警醒他們,對干部也是一種保護。”

  方金云把沈陽當成了家,除了周末回京與家人小聚外,幾乎時時刻刻都在沈陽市紀委監委的辦公室里耕耘著。“實現既定目標,還差得遠呢!”方金云只給自己現在的工作打30分,但他仍然信心滿滿。

  沈陽日報、沈報融媒記者唐心萌

  以沈陽為“試驗田”打造全國大數據監督標桿

  方金云告訴記者,下一步他和他的團隊將繼續與沈陽市紀委監委深度合作,深耕大數據監督平臺,爭取在一年半內實現政府信息數據監督的全覆蓋,并將監督的觸角延伸至基層,延伸至國有企業和社會團體,把沈陽的大數據監督做成全國的標桿,引領國家正風肅紀監督工作未來的導向。此外,他們團隊還將以沈陽為藍本,借助合作設立的技術實驗室,研發監督工作標準規范、核心軟件和專利技術。(唐心萌)

友情鏈接:
大乐透尾数走势图